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裸睡的女儿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裸睡的女儿
有一天晚上我裸体躺在床上自慰时,忽然生出一个主意。又快到爸爸来例行检视的时候了,我在想假如爸爸看到我裸体睡着,不知会怎样反应?就在这时房门的球状把手开始转动,爸爸来了!我立即把正在扪弄阴核的手缩回放在身旁,将眼闭上,假装已睡着。我听到房门开了,我眼微睁一线偷看动静。 

  爸爸没有像平时一样,立时离去;他站在门口,向我注视。片刻后便走嚼矗站在房中心。我静卧着不敢移动,我的腿原是分开的,在小夜灯的光影里他应可清楚的看到我的整个阴户。在我的记忆里我想不起他曾看过我的裸体,自我懂事以来我从没有让爸爸看到我的乳房或阴户。 

  他移近至我床边,这时我可看到他的裤裆前襟已如帐篷似的顶起。 

  啊!上帝!你真美!他的声音极其稍微,只有在很近距离里的我才能听到。 

  他就这样站在床边,向我注视了几分钟。 

  我的秀发过肩,棕褐色带有闪灿的金光;乳房虽不太大但却是圆鼓鼓的,仍在发育中;阴阜上有几丝稀疏浅褐色的性毛,阴户其它部份则仍是光溜溜的。这时不知怎的,我的奶头竟已自动发硬,站立了起来,阴户中也已渗出一些淫水。 

  我希望爸爸不会察觉到我的肉户已这样的潮湿。 

  他慢慢的退后,转身走出房门,然后把门轻轻关上。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但却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觉。我内心希望他会有所动作,不仅只是站着呆看不动。 

  待门一关上,我的手便马上回到屄缝里,迅快的拨弄。想起爸爸看到我的裸体,他那胯间的阳具竟会马上勃起,我内心十分兴奋,瞬间我便达到了前所从未有过的高潮!我几乎要大叫出声,但终于极力忍住。 

  高潮慢慢过去,我躺在床上静想,不知爸爸的阳具是什么模样?从他裤裆被撑起得那么高的样子,他的阳具一定很强大,我不禁将右手中指插进阴道中。我的处女膜在我去年用月经棉柱(tampons)时已受损破裂,当时曾少许出血,有点儿痛,但随后就好了。我用手指进出抽插了几次,幻想着那是爸爸的阳具,但手指细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来。我想要的是一根较粗大的东西,或是真的男人阳具。但我并不想要别的男人的阳具,我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阳具。 

  早上起来,爸爸像平时一样替我做了丰美的早餐。初看到他时我觉得有点羞涩,但过了一会儿就好了,恢复正常。早餐后,和平时一样,爸爸先行离去上班公室,然后我就出门搭乘校车上学。 

  晚上我原想仍然裸睡着等爸爸来,但不巧的是月经下午竟先来了,上床入睡时我用了卫生棉,穿了内裤和睡衣,也盖上被单。正要睡着,爸爸轻轻开门进来了。他和以前不同,今夜只穿着一条贴身内裤,上身赤裸,裤裆中明显的鼓起好大一包。他注视着我,犹豫了好一会儿,便又关门退出。他的离去令我有些伥然若失。这样过了好几天,我的月讯终告过去。 

  这夜我不穿睡衣内裤,裸体仰卧,双腿大大的张开,脚踝伸出我的单人床外两侧,我要爸爸可以无碍的看到我的阴户。 

  爸爸来了!他扭开门,向内张望,然后就走了进来,反身把门关上,并按下门锁。爸爸上体赤裸,只穿了短内裤,他走到床沿,向我我裸体上下察视,他的内裤裤裆迅速膨涨,又顶起了篷帐!我仍装已熟睡,一动也不动。我只觉小腹下微微发热,阴道中已泌出些淫水。爸爸在床边审阅了几分钟后,便脱下了他的内裤。 

  呀!好大的鸡巴!我心中暗自惊呼。 

  那像是一根八、九寸长的手电筒,尖端顶着紫红发亮的头盔,下面是圆球形的坚固囊袋,可以清楚地看到囊中的两颗小肉球,涨鼓鼓的左右突出。我十分激动,但又有些害怕。 

  爸爸伸出右手轻轻的放在我的屄上,中拍伸入屄缝中抚弄。我感到很性感,不由自主的立时又渗出些淫水,我知道他的手指已全滋了,而我的淫水仍在不断的潺潺泌出。他把左手盖在我右面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我不知我是否应在这时假装清醒过来,但我不希望他会因此而终止抚摩,所以我仍然继续装睡。 

  我眯着眼偷看,爸爸的鸡巴头上冒出了些半透明的浓沾液体,缓慢的流滴下来,下垂的细丝沾绵不断。爸的右手仍在抚摩我已湿透的小屄,左手轮流搓揉我的一双乳球。我的小屄好想他的鸡巴插入,但又有些害怕。我知道女儿让爸爸这样摸弄是不对的,但我就是想要爸爸抚摩我!爸爸的粗大中指插进了我的阴道,轻轻的进出转动。 

  啊!好舒适! 

  几分钟后,他抽出了手指。他很小心的爬上床,置身在我左右大大张开的玉腿当中,然后便俯身轻贴在我的身上。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体重,是"贴"住我,而不是"压"住我。这样我俩便成了上下重叠在"I"字和"Y"字。他是I",在上;我是个倒过来的"Y",在下。 我觉得有硬硬的东西在碰触我的肉户,我知道那是爸爸的鸡巴头。我既兴奋又害怕。我没有作任何避孕措施,爸爸也没有戴安全套,但我不愿阻止爸爸的行动。爸爸用龟头在我的湿淋淋的屄缝中上下往返磨擦,有时特地挑拨阴蒂。 

  这样弄了两分钟,他便将龟头顶住我的小屄入口。我闭着眼,我想爸爸不会真的插进来、不会真的肏他自己的女儿吧!我保持静止不动,在想他到底会怎么做。他停留了一会,我觉得他在微微用力,他的鸡巴头已顶进了我的阴道!我没有出声,他又再向里顶,我觉得好胀,他继续耸顶,鸡巴似又进来了许多,我觉得有些痛,我知道我应及时叫他停上这乱伦的行径,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做不到。 

  我可听到他的呼吸变得很重浊,他暂停一会后,又再度向我屄里面顶进,鸡巴越顶越深,我觉得十分胀,但并不太痛。他呼吸粗重的又继续耸、顶了二、三分钟,然后便紧顶着我,不再能前进,他已全尽入。他的肾囊紧贴着我的臀沟,我的阴道已被胀至饱和,我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爸爸停了一会,便开始耸动,他将鸡巴轻轻拔出两、三寸,又再缓缓插入。 

  我有点痛,但并不太厉害,我可以忍受。 

  他重复的做着抽出又插进的动作,抽插了一、两百次后,抽插的幅度逐渐增大,最后可能有五、六寸吧。他每次插入都会插至尽根,令肾囊撞碰在我的臀股上。他不停的抽插着,喉中发出愉悦的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