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罪梦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罪梦1


                罪梦

字数:4100

                章一

  「嗯嗯。。。。。啊啊啊!」

  稚嫩的声音在粉红色的房间回荡着,摇摆的双人床颤动地越来越快。

  皎洁的月光被乌云挡着,却掩盖不了,房中的罪恶。

  「哥哥,放过我吧,嗯嗯嗯!」

  巨大的肉棒时而快时而慢,紧紧的埋在我的花心蕊中做最后沖刺。

  我像狂风中的蝴蝶,只能抱住哥哥雄壮的背脊。

  「怜儿,你只能是我的。」

  说完,他低声嘶吼,把头埋入我双峰中抱住我臀部,他结实的屁股挺进着,身体一次次地撞击着我的雪臀,窒嫩的肉口急剧地吞吐着那巨大的钢硬,肉体的拍打声,「噗噗」地水声,苏苏麻麻,小穴紧紧的箍住哥哥的肉棒,灼热全部深入花心。

  不,不可以今天,危险期,会怀孕的。

  我绝望地陷入着罪恶的梦。

  我叫秦幽怜,16岁,大大的杏仁眼,细眉,翘鼻小巧,桃花似的薄唇,比同龄人高耸的胸部都是y 高校校花的标准标志,我有个大我7 岁的哥哥,秦博鳌,是z 大的篮球队队长兼职学生会主席,183 的个子,帅气的外表,190 的高智商,
无可挑剔。

  妈妈和爸爸离婚咯,我和哥哥判给我妈,妈妈是跨国a 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业绩繁忙,出国在外更很少回来。

  但最近哥哥老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让我不敢直视。

  好似要把我吃掉,尽管和哥哥亲密,但有说不出的怪异。

  妈妈有又出差留下生活费,「博鳌,在家好好照顾妹妹。我1 个月后回来。」
  「嗯,知道了,妈。」

  妈妈交代完,让司机直奔机场。

  刚刚洗好澡,就听见妈妈离开咯,又只有我和哥哥在家咯。

  在家没事我穿了件单衣和白色小内,坐在看电视的哥哥旁边,夏天真热,所以没穿缚胸绷带,单衣紧紧的贴在身上,出具规模的胸部挺立着,透明的衣服可以看出两点殷红。

  电视中男女主角热吻着,可以看出溢出的银丝,好不羞人。

  「哥,你居然还看的那么入迷。」

  「怎么,你以后迟早都要,来哥哥来帮你,让你知道如何做女人。」

  「我才不要,啊,哥哥,脱我内裤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面对哥哥的力气,我无以对抗。

  「怜儿,别怕。」

  粗糙的大手拉掉小内,掰开双腿「怜儿,居然是白虎!」

  「哥,不要看好羞。」

  粉色小肉唇琳琳守护着花苞,哥哥低着头目光一眨不眨地盯住她敞开的腿间的秘密花园,他的目光深沈闪亮,已熏染了浓重的情欲,伸出食指轻轻拨了一下她粉红色的小花瓣,引来我一阵轻颤。

  「哥哥,住手,我们是兄妹。」

  「别怕,哥哥不会伤害你,哥哥告诉你如何快乐。」

  说完将手伸向我的大腿根部,修长的手指拨开我的花瓣,按在肉粉色的小珍珠上,轻轻地揉动。

  轻细的呻吟自我口内发出来,我雪白的身子如同蛇一样痛苦地扭动。

  身体中埋藏的欲望已经被点燃,可是那是我理智所抗拒的,不允许的,我紧紧地咬着唇,用紧存的理智抗拒着生物本来的欲望。

  手下的小珍珠很快就坚硬起来,我的粉嫩的花瓣也一阵阵痉挛着,那带着魔力的指肚沿着我花瓣的小径来回滑动了几下,就停在了我的小穴口。

  那小穴口晶莹的如同一口小小的水晶洞,此时已有些液体轻轻地分泌出来。
  「舒服,对吗?」

  我的小脸哦通红。

  哥哥的食指缓缓地向里刺,完全隐没进去,身子高高地拱起来,被人入侵的私入紧紧地颤栗收缩,将那一根手指紧紧包裹起来。

  小穴那么小而潮湿,被它包裹的手指来回抽动起来,我的小穴在紧缩着,排斥又包容,混乱的呻吟声在空气中响了起来「放心处女膜,坏不了」

  长指捏住我的花瓣,向两边拉,让粉嫩的穴肉和花穴完全露出来,哥哥手指捏弄着花瓣,红色的阴唇在他的亵玩下继续充血肿胀。

  「看到了吗,这是阴唇,像花瓣一样保护着里面的花心」,哥哥的指按在突起的粉色小核上,我敏感地拱了下身体,他唇角勾上轻笑,「这是阴蒂,女人的敏感带,充满情欲的时候它会勃起,如同男人的肉棒一样变大变硬。」

  手指轻轻来到了穴口,指尖刚探过去,立刻被粉色的穴肉吸住。

  「这里就是阴道,是女人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女人用它取悦男人,它会让男人欲死欲仙。瞧它多小巧,仿佛只用一根小手指就能塞满它,可是错了,它有着神奇的弹性,男人巨大的肉棒就是从这里狠狠地插进去,把这个小洞塞满,紧的没有一丝缝隙,然后不断地抽插,直戳到子宫……」

  哥哥的手指顶端已经被小嘴一样的入口咽进去,小肉口仍在收缩吞咽着。
  缓缓蠕动,丝丝亮晶晶的淫水缠绕在哥哥手上,我只能仗着一点清醒的意识不让自己呻吟出来,怕哥哥突然兽欲大发。

  「好甜,怜儿的蜜汁。」

  哥哥抽出体内的手指,一股空虚感突袭而来,好像有巨大的东西填满这种感觉,哥哥舔着手上的蜜水,还未满足,擡高我的臀部,把脸贴近花穴,胡渣刺的嫩肉好痒,我用力推移哥哥的头部,他却用力的咬了阴蒂。

  「啊!」

  细小的电流触及身心,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人快昏过去咯,穴儿快速的抽出着,吐出丝丝的花蜜。

  「呵呵,怜儿高潮了。」

  粗糙的舌头调试浪穴,「真想好好占有你,等怜儿初潮后,就要了她吧。」
  哥哥默默的暗想:「怜儿,舒服了换哥哥舒服了吧。」

  哥哥退下平角裤,粗壮如婴儿的手臂,青筋怒气起措盘缠绕,大核桃般的龟头,逞我惊愕之时,顶开牙齿,慢慢深入到喉部,带着浓浓的腥味,我不能呼吸
  「帮我含含啊!」说着哥哥那粗大到发紫的阴茎慢慢的在我的口腔壁内前后来回的移动。

  「啊……啊……宝贝,再含紧一点。」

  哥哥感觉小嘴内的粉嫩舌头在自己的龟头上的伞状部位上不断的来回缠绕,舔动,小粉舌的尖尖,还不断的刺激自己的马眼,,在一次猛烈的沖刺后,将阴茎抵在我的喉咙深处便将浓厚的精液全都送入我的食道,一些来不及吞下的精液,顺着我含着男根的缝隙处慢慢的流了下来……

  提示:原创作品,试炼文,我喜欢兄妹练练笔,某些场面借鉴水灿姐的文笔,如果大家看的下去,多多指教。

                章二

  第二天晚上终於和妹妹好好亲热会了,要给怜儿适应的时间忽然,手机震动。
  [老板,药物研制成功,实验证明有效,无副作用。]低沉的男声隐隐带着激动之情。

  [很好,你会得到提拔。]博鳌回复并挂断电话。

  其实他自己私营了情趣药品开发,为了让妹妹顺服自己摆脱伦理他暗地研制由媚蛊做成的药丸,只要女子吃了可以对施药者(吃完药后第一个看见的男子)百依百顺。比催眠暗示还强!

                四天后

  [呜呜呜呜呜,肚子好难受,私处流了好多血,难道是初次月经吗?]我喃喃自语。

  要叫哥哥来嘛,可是五天前还和哥哥做了那么羞耻的是事,哥哥那恐怖挺拔的鸡巴,好吓人!我偷偷的忍着。

  [怜儿起床咯!]哥哥推开门,暗到催潮激素起作用了吗?看见我那拿被子,迟迟没有动静,暗暗大喜!

  [怜儿,怎么了?不舒服吗?]

  [哥哥,没事就是肚子疼。]我面色苍白,吸入丝丝凉气,不好越来越难受了。

  [怜儿,还任性!]哥哥健步过来,用力一掀,果然看得了少女身下丝丝殷红,知道妹妹喜欢裸睡,喘息声不禁重了。

  粉色的小乳头因痛刺激变得桃红色,淡粉色乳晕衬托的可爱小巧,真想好好蹂躏一翻,玲珑的锁骨,盈盈不能一握的腰支,小手紧紧掩住私处,自己不顾怜儿的反抗给他公主抱去浴室清洗。

  啊!我又被哥哥看光咯!哥哥的胸膛好结实。

  [怜儿,别动!]不知死活的小妖精,还在乱动,滑嫩的臀部让自己快疯了,真想插死她!

  [哥哥知道你某天会来葵水已经放好水咯,难受就别动哥哥,来。]

  [不可以哥哥,我自己洗。]

  哥哥不顾我的反抗而且小腹酸疼无力,只能看着脱光衣服,让我靠在他怀里,额,好羞,让哥哥打开我的双腿,拨撩我花苞,用中指按压小腹,酥酥苏麻麻的感觉再次来袭。

  哥哥俊美的外表让他浑身上下透出一种恶魔般的诱惑力,女人看他一眼,都会醉死在他的美貌和力量下,随着哥哥撩动的水波不断的晃动,摇起雪白撩人的乳波,我的肌肤如同新揭开的蚌肉,雪白鲜嫩,而此时我的身体也似软体动物一般毫无力气地附在哥哥身上,似乎全身的精力已被抽光。

  哥哥的手在我身上游移,不放过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当哥哥的手抚到我私密部位时,我的身体会轻颤一下,关闭的眼睫也忽闪起来,只是我已经似乎连眼睛都没有力气张开了。

  哥哥性感的嘴唇时而轻咬我的细白的耳垂,时而调皮地鉆进神秘的耳洞,时而伸舌轻舔我敏感的锁骨。

  [啊啊啊啊啊........]

  趁我高潮,哥哥反转我的身子,大舌突破牙齿的防线鉆了进来,钩住我的丁香小舌并让我咽下圆圆的「糖果」(博鳌,下药咯o >_<o ),浑身瞬间燥热我睁开眼迷茫的望着哥哥,心跳加快,异样的情愫让我脸红。

  好像什么东西改变了。

  [怜儿,给我吧!]精裸的身体健硕迷人,水面下闪动着一直延伸到小腹的茂密毛发,黑红的男根竟然鉆出水面,粗大的让人咋舌,火红的龟头如同一只吓人的巨眼,醮着情欲的毒蛇一样轻轻地昂头。

  顶弄开我的小花苞,慢慢研磨,好似蚂蚁在爬,好痒!高潮余蕴做好了湿润,怜儿你是我的,瞬间突破咯小薄膜!好紧,好温暖!

  [啊,好疼,呜呜呜。。。。。。]我痛苦地仰起头,哥哥再一次用力地深深地刺入,巨鞭齐根插进去,一股淫靡杂着血腥味在空气中化开。

  狭窄的阴径紧紧包裹着粗大的性器,我的紧窒和湿热几乎让这个正值壮年欲望强烈的男孩失去理智。

  哥哥一次又一次疯狂地沖刺![嗯嗯嗯,啊啊啊啊……]异样的快感,还要,好坏快我要飞咯!紧紧抱住哥哥的脖子,不停痉挛。

  [小妖精,快夹断哥哥咯!哦!]哥哥沖进了花心,感觉无数张小嘴吻着龟头,马眼一抖,热热的精液洒在花心内。

  呵呵呵……我和哥哥不停喘气,哥哥死死抵住小穴不让爱液流出。

  [呜呜呜呜呜,完了,我居然失身於哥哥,妈妈我要怎么办?]近亲相奸,我不禁后怕。

  哥哥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怜儿,别怕,哥哥爱你,没人能阻挡我们在一起!]我紧紧抱住哥哥,他是我的救命稻草,我的天!哥哥满足的笑了,替我穿好衣服,抱我到床上搂住我腰支,头靠我颈窝,我们黑发彼此缠绵,好似黑色的罪恶的梦幻之景。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