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技巧  »  很淫很堕落(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很淫很堕落(5
第05章
  杨明抱着赵莹回到了家中,发现屋里没有人,只听到厕所里有“哗哗”的流水声,原来是王笑嫣在洗澡,赵莹对着洗浴间喊道:“小嫣,我回来啦!”
  王笑嫣“哗啦”一声拉开门,看到杨明和赵莹在客厅里,赵莹那装束一看就是刚刚被人肏过,小屄里还淌着精液,王笑嫣问道:“莹莹姐,你已经被肏过啦,谁肏的?怎么肏的?”
  “嘻嘻,刚刚被金刚强奸了三次,竟然高潮了四五次,爽死了!”赵莹冲着王笑嫣神采飞扬的道,还有些炫耀。
  “啊,这么爽!快跟我说说!”
  “哎呀,小嫣你快洗澡吧,我录像了哟,洗好了一起出来看!”赵莹摇了摇手中的录像机。
  “太好了,色老公你看着我做什么?”王笑嫣好像才发现杨明盯着自己的下身看,道。
  “嫣嫣,我记得你的纹身在屁股上来着,怎么跑到小穴那去了啊!”杨明盯着王笑嫣胯下那纹着黑蝴蝶的嫩粉色小骚屄道。
  “哼,秘密!”说完王笑嫣跑到浴室里去了。
  过了一会,三个人都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播放着今天赵莹被强奸的录像。
  “咦,莹莹姐,你看你今天穿的多暴露!难怪被强奸!”王笑嫣调笑道。
  “哼,还不是咱们变态老公让穿的!”
  “嘿嘿,不要扯上我嘛,快看,这两个小瘪三来了!”
  果然,电视上两个小混混拿着刀假装要抢劫,赵莹一脸惧怕的样子,道:“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莹莹姐,你动动手指就能搞定这两个小混混,还装什么柔弱啊,要是我,直接放倒了,强奸他们,哼!”王笑嫣不屑道。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是个暴力狂啊,人家可是柔弱的高中女老师呢!”
  赵莹扬起下巴,故意傲娇的道。
  “嘿嘿,还柔弱的高中女教师呢,我看是淫荡的高中女教师吧!”杨明坏笑道。
  只见,屏幕里金刚突然出现瞬间打倒了几个混混,不过那动作是在假的可以,比足球假摔还假。赵莹当场戳穿道:“没想到是你,金老师,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玩着出戏,我都替你感到可耻,哼,想追我做梦!”说完,赵莹便踩着高跟鞋从金刚面前走过。
  金刚怒向胆边生,拿起手中准备好的沾满迷药春药的手帕,就从后边捂住了赵莹的口鼻,赵莹嘴角却泛起一丝笑意,接着假装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接着就昏倒了。
  “莹莹姐,你演的太差了!”王笑嫣吐槽道。
  “要你管!人家起码被人破处了,射进去好几次呢,哪像你回来这么久了还是个老处女,小嫣你是不是没人要了啊!”赵莹还击道。
  “哼,胡说,人家只不过……只不过没有找到好人而已!”
  “别吵了,接着看!”杨明道。
  只见,金刚对两个小混混道:“今天就日了这个骚逼,兄弟两个帮忙录像,这个小妞一会也给你们玩玩!”
  说完,三人将“昏倒”的赵莹拖到了旁边的隐蔽处,三个人上下其手,金刚脱掉了赵莹的上衣,一对饱满的玉兔瞬间颤颤巍巍的崩了出来,金刚道:“没想到这个小妞这么有货!好大的奶子!”说完,便双手齐上,使劲揉捏那对恩物,还时不时的照顾那对小樱桃,而另两个小混混掀开了赵莹的短裙,露出了赵莹穿的丁字内裤,隔着内裤,不断抚摸这那泛着潮气的阴缝。“金哥快看,这个小妞竟然湿了!真他妈骚!”说完把手指捅到赵莹的蜜穴之中,“昏迷”之中的赵莹控制不住的“喔……”一声长吟,脸色潮红。“金哥,这小妞……这小妞竟然还是个雏,今天我们捡到宝了!”混混的手指摸到了赵莹的处女膜道。
  “莹莹姐,你当时是不是忍得难受死了!”
  “是啊,憋死我了,老公?”赵莹回答道。
  杨明却没有答应,眼睛仿佛都长到电视里边去了,手早就包内裤褪下,至今撸动着那鸡巴,那大鸡吧慢慢的有些勃起了!
  王笑嫣和赵莹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变态老公!”
  接着,录像里,金刚说:“什么竟然是个雏?快给我看看!”金刚手指一检查,果然摸到了处女膜。“哈哈,想不到你个骚货竟然还是处女,两位兄弟,原谅大哥,今天晚上酬劳翻五倍,但这个妞不能给两位兄弟肏了,毕竟是大哥爱的女人!”
  “这……”两个混混对视一眼,这么漂亮的女的,谁不想艹一艹,可是又不想得罪财神爷,道:“那……这小妞的小嘴,我们二位可不客气了!”两个混混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那好吧!”金刚知道事情不能做的太绝,总得给点好处!
  之后金刚,就扑到了赵莹身上,将大鸡吧对准了赵莹的小穴,不断磨蹭,赵莹这时仿佛受到刺激,慢慢“醒来”,感觉到那小穴边的鸡巴,假装惊慌道:“不要,金老师,我求求你不要啊,人家还是处女!”
  “嘿嘿,我操的就是处女,你这小妞不识抬举,老子追你那么用心,你都不搭理我,今天老子非得肏的你叫爹!”说完,鸡巴对准阴缝,腰一用力“噗嗤”一声,鸡巴便插到了赵莹的蜜穴之中,顶在了处女膜之上。
  “啊……不要……金老师……求求你不要强奸我……”赵莹“泪眼朦胧”道。
  “不强奸你啊,也行!”金刚道,还把鸡巴拔出了一点,“但是呢,你得同意当我的女朋友!”
  “好好,我当你的女朋友!放过我吧金老师!”赵莹道。
  可谁知,金刚拔出鸡巴只是缓冲,腰部运足了力,鸡巴使劲一插,那层膜便被鸡巴戳破了。
  “啊!好痛啊!!!”赵莹惨呼道。“为什么?我都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强奸我?”赵莹眼泪疼的都流出来了。
  “废话,你都是老子女朋友了,老子给你开苞不正常吗?反正,肏都肏了,处女膜也捅破了,就别叫唤了,今天老子不干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金刚说着便开始抽送了起来,鸡巴带出了丝丝血迹和白色的淫液。
  “莹莹姐,被破身什么感觉啊!”王笑嫣看的口干舌燥,情不自禁的凑到赵莹旁边,伸进赵莹的衣服里,揉捏着赵莹的巨乳。
  “嗯……疼……然后就是……升天般的爽快!喔……小嫣……你轻点……刚刚乳头被金刚咬破了!”赵莹也不示弱,一只手伸到胸罩里揉捏王笑嫣的奶子,另一只手直接摸上了王笑嫣那粉蝴蝶逼,抠挖了起来。
  “喔……好舒服……莹莹姐……人家也想破身了……”王笑嫣双目迷离,情动如潮。
  “傻丫头,别怕,听姐姐的,找个男的就破了,之后才有的爽呢!”赵莹开导道。
  “嗯……莹莹姐……你在弄嫣嫣……喔……好舒服……”
  杨明在另一边,看到赵莹被金刚破身,鸡巴完全勃起了,坚挺异常,“快看……鸡巴硬了……鸡巴硬了!”杨明激动的大声喊道。
  赵莹和王笑嫣一看,果然,那个肏了她们几十年的阳物又回到了最旺盛的样子,两人心道:“果然带了绿帽子就能勃起了!”做到杨明旁边,赵莹玉手抚上杨明那鸡巴,感受着那熟悉的热度,赵莹也有些激动。
  “莹莹老婆,快给老公肏肏,老公终于能肏你们了!”杨明道。
  “不行啊老公,人家今天被金刚玩的次数太多了,小屄都红肿了,现在还痛呢!”赵莹不好意思的说道。
  “嫣嫣,那你给老公肏,老公给你破处!”杨明红着眼睛道。
  “不要啦,人家也要跟莹莹姐一样,给别人破处呢!”王笑嫣也拒绝道。
  身边两个老婆,却都不给杨明肏,这让杨明说不出的憋屈,不过却也没真生气。
  赵莹赶紧打圆场道:“老公,那我和嫣嫣给你口交吧,我们的口活,你可是知道的!”说完舔了舔嘴唇。“走吧老公,我们去卧室!”
  “就在这吧,我要看着录像,你们来吧!”赵莹和王笑嫣来到杨明边上,赵莹蹲下将那肉棒纳入口中,舌头来回蠕动,舔舐着龟头,王笑嫣掀起上衣,舔弄杨明的乳头。享受着两个娇妻的服侍,杨明快感如潮,眼睛却盯着电视不放,电视里录像正放到金刚用狗交的姿势,薅着赵莹的头发,从后边肏赵莹,画面上那赵莹的表情十分的享受,杨明低头看着给自己口交的赵莹,她的眼睛里只有温情,却没有那种刺激和快感。“老婆们其实只是为了满足我吗,其实她们出轨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快感!”杨明心道。
  画面里的赵莹已经被金刚肏了好几次高潮,现实中的杨明在赵莹嘴里的鸡巴也终于有了射精的感觉。当看着金刚最后一次内射赵莹的时候,杨明也终于到达了顶峰,“唔唔!好爽……射了射了啊!”赵莹大口吞咽那射到嘴里的精液,王笑嫣也到边上舔弄那流出来的精液,杨明射完之后,靠在了沙发上,两女清理干净了肉棒,吞下了精液,便都靠在杨明的肩膀上休息。
  “莹莹老婆。看到你录像里高潮的样子,老公真的高兴和兴奋!看来我们没有做错!”
  “嗯!”两女没有多说。休息了一会之后,杨明道:“老婆们,老公得回家睡觉了,要不然老妈要骂人了!”说完,便穿好衣服起身离开了。
  “好好照顾妈!别总是惹妈生气!”两女嘱咐道。
  “知道了!”杨明摆摆手离开了。
  屋子里便只剩下赵莹和王笑嫣,赵莹道:“小嫣,我先去洗澡!”
  “别急莹莹姐,那个……你……小屄里……还有金刚的精液吗?”王笑嫣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噗嗤,嘻嘻,小嫣真是色女,不过姐姐一直让精液在子宫里留着呢!来吧妹妹!”说完便分开了大腿,露出被金刚肏的狼藉不堪的骚屄。
  “嗯……被肏成这样了啊!唔……好好吃……金刚的精液是这个味道的吗?”王笑嫣将脸埋在赵莹胯间,舔舐着赵莹的小穴,吮吸着那小穴里残存的精液。
  “喔……好舒服……嫣嫣你舔的姐姐好舒服……嗯……再舔……喔……姐姐忍不住了……子宫里的精液姐姐憋不住了,要流出来了!”说完,王笑嫣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赵莹胯下流出,被自己吃到嘴里。
  “唔,咕咚咕咚!”王笑嫣将金刚的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
  “姐姐,这精液好好吃啊!”王笑嫣舔了舔嘴唇,有些意犹未尽的道。
  “小色女!我们去跟姐妹们聊天吧,告诉他们今天我干了什么?”赵莹笑道。
  “好啊好啊,哼,告诉他们,我们莹莹姐是第一个被破处的!”
  精神世界里。
  王笑嫣大声喊道:“姐妹们都在嘛?”
  “在呀!”“怎么了嫣嫣?”大家纷纷回应。
  “咳咳,我要宣布一个消息,就是我们的莹莹,第一个出轨被破身啦!”王笑嫣道。
  “是嘛莹莹,是被谁破的身啊!”肖晴问道。
  “晴姐姐,是……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金刚!姐姐,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赵莹有些羞涩的回答道。
  “我啊,目前还没有成果,成功了再告诉妹妹们!”肖晴答道。
  “莹莹姐,你是怎么被那个色狼得逞的啊!”爱丽丝道。
  “是今天,金刚在回家的路上强奸了我!”
  “喔……强奸啊……好刺激!”爱丽丝道。
  “爱丽丝妹妹,你最近呢?”赵莹问道。
  “人家现在在接受训练呢!人家也快被开苞了,到时候让老公来看!”爱丽丝答道。
  “莹莹,那个金刚肏了你几次啊!”黄乐乐问道。
  “一共,肏了我三四次吧,我记不清了!乐乐你在飞机上还是?”
  “我在飞机上呢,人家今天没穿内裤,就穿了一条开裆丝袜,刚才有一个老色狼摸人家的小穴呢!弄得人家都湿了!”
  “嘻嘻,小色女,那怎么没让他给你破处啊!”陈梦妍出声道。
  “是梦妍姐姐啊,你还在给张滨打飞机吗?人家不想让他破处嘛,人家想让那个人给人家破处,不告诉你们!”黄乐乐道。
  “哎哟,还保密啊!莹莹姐,今天金刚肏你的时候,带套了吗?”沈雨昔道。
  “没有,姐姐是被强奸的,那能带套啊!”赵莹道。
  “那岂不是都射到姐姐小屄里了?”苏雅突然出声道。
  “是啊小雅,金刚都射到姐姐的骚穴里了!姐姐现在骚穴里都是金刚的精液呢!”赵莹道。
  “嘿嘿,别怀孕了哟!”陈梦妍嘲笑道。
  “老公还希望我怀孕呢!对了妍妍,跟张滨怎么样了!”
  “这个死张滨,越来越难伺候了,每天让我穿不同的情趣内衣不说,还变着法玩我!哼!将来一定榨干他。”陈梦妍的小脚和小手实在是累惨了,狠狠的说道。
  “就是就是,到时候我们姐妹齐上阵榨干他!”赵莹道。
  “莹莹姐,那你今天高潮了吗?”荆小璐问道。
  “嘻嘻,当然啦,今天人家被金刚肏的高潮了四五次,而且还有一次潮吹呢!”
  “四五次啊,太幸福了!真羡慕你莹莹姐!”周佳佳道。
  “哎呀,佳佳还用羡慕我啊,是不是又在做激情视频聊天了?”
  “嘻嘻,不告诉你!”周佳佳回到。
  “小璐,你最近怎么样啊?”陈梦妍问道。
  “妍妍姐,我正和李龙帅处朋友呢!”荆小璐道。
  “哎呦,你可是我们中间唯一一个有男朋友的呢,打算啥时候跟李龙帅来一炮?”陈梦妍接着问。
  “嘿嘿,看看吧,反正龙帅早晚都是我的菜,你们不知道他的鸡巴挺大呢!到时候我开苞的时候开视频给大家看哦!”
  “恩恩,这个办法好!”陈梦妍道,“我们都要这样做!”
  “人家……嗯……人家……也破处了呢……喔……好舒服……小混混肏的人家好舒服啊……肏到韵儿心里了!”林芷韵突然出声道。
  “韵儿?你也破处了,跟谁啊?”孙洁问道。
  “喔……一个叫……张宇亮的……小混混……嗯……肏的人家好爽啊……已经高潮五六次了……喔……姐姐们……韵儿又要来了!啊……”说着。林芷韵竟然有高潮了一次。
  “啊!韵儿你太幸福了,被小混混肏的那么爽!”蓝凌道。
  “怎么凌凌你羡慕了?姐姐手下小混混一大堆,到时候给你挑几个身强力壮的!”孙洁道。
  “莫非洁姐姐也让手下的小混混肏了?你问问韵儿,说不定她被小混混肏上瘾了呢!”蓝凌调笑道。
  “切,怎么可能,就是肏了,也是我肏他们啊,小混混哪有资格在姐上边!
  韵儿,你真的想要吗,到时候姐姐给你找几个,咱们姐妹一起玩!”孙洁不屑道。
  “呼呼!”林芷韵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半天才回答道:“啊,羞死了洁姐姐,不要在大家面前说嘛!”
  “韵儿没拒绝哎,看来真是被肏舒服了!洁姐姐你可说话算数啊,记得多给韵儿找几个!”苏雅道。
  “芷韵,你怎么破处的啊?”陈梦妍问道。
  “人家爸爸……出车祸……要住院,我就出来……出来卖身了……把处女身……卖了二百……可是小混混没有钱……还用手机录了像,要我免费给他肏……做他的马子……人家没办法就给他肏了!”林芷韵断断续续的说道。
  “哈哈,韵儿你真是赔了身子又折兵啊!”大家纷纷笑开了。
  “呜呜,不要笑话人家了……啊……他怎么又硬了啊!喔……又插进来了……塞得人家好满!”林芷韵呻吟道。
  “韵儿可真是个害羞的小淫女呀!”肖晴调侃道。
  之后,众女纷纷离线,各自忙事情去了。
  第二日,赵莹到金主任办公室门口,“笃笃”赵莹敲响了门。
  “请进!”金主任在屋内道。赵莹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回头把门关上,反锁,使劲挤出几滴泪水,坐到沙发上便开始“掩面哭泣”。
  “哎呀,这是怎么了莹莹!”金主任一看立马走到赵莹边上坐下,扶着赵莹肩膀问道。赵莹顺势趴在金主任胸前,“呜呜”哭泣,却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啊,小心肝,你哭的我心都碎了!”金主任大手抚摸着赵莹的头发,温柔的道。
  “呜呜,人家……人家被人欺负了……呜呜!”赵莹哭道。
  “什么?!”金主任早已把赵莹当做禁脔,谁欺负赵莹不是给他戴绿帽子嘛。
  “那个王八犊子,敢欺负你!告诉我!”金喜森道。
  “呜呜……我……我不敢说……他……还拍了人家录像……呜呜”
  “啊?没事莹莹,你告诉我,我给你做主!老子的女人都敢动,看我不抽死他!”
  “呜呜,是……是金刚……呜呜”
  “什么?是这个小犊子,这个小瘪犊子,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也敢动,欠收拾吧!”一听是自己那个没出息的侄子,金喜森更是火往头上涌。“莹莹你讲讲是怎么回事?”
  “嗯……昨天……金刚拿着花到我办公室……邀请我约会……可是自从上次跟主任……那个之后……人家就觉得已经是主任的女人了……就没答应他……结果他……晚上……找两个小混混假装劫道……用迷药把人家迷昏了……呜呜……然后就把人家……把人家强奸了……呜呜”赵莹一边说一边哭的更凶了。
  这可气坏了金喜森,这赵莹都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金喜森还想慢慢品尝呢,却让自己那个败家侄子尝了鲜。“气死我了,这个小逼崽子,到学校工作都是我给他办的,现在竟然敢虎口夺食!气死我了!”
  赵莹见金主任已经生气,心里一动,又哭诉道:“主任,人家……跟金刚说……你不能强奸我……我是你叔叔金主任的女人……让他放过我?可是他……他竟然说……”
  “那小崽子说什么?”
  “他说……嘿嘿,那你不就是我的婶婶了,嘿嘿,我干的就是婶婶,让那个老王八戴绿帽子去吧!然后还是把人家强奸了,呜呜!”赵莹胡编乱造道。
  “什么?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金主任被气得连吃赵莹豆腐都忘了,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骂。
  “主任,你可得我人家做主啊,人家……早就是你的女人了!”赵莹脸蛋微红的撒娇道。
  “放心吧,莹莹,我饶不了他!不过……你都是我的女人了,是不是该……
  嘿嘿!”金主任色眯眯的道。
  “讨厌啦,人家……人家还不早晚是你的嘛!色狼主任!只要你收拾了金刚,给人家出气,人家……人家什么都依你!”赵莹妩媚的道。
  “嘿嘿,小宝贝,放心吧,我这就打电话!你就等着主任临幸你吧!”说完,金喜森便走到外边打起了电话,二十分钟过后,金喜森便又回到了办公室里,道:“放心吧,我打完电话了,取消了今年金刚的奖金!哼,叫这小子嚣张!”
  “嗯……主任你真好……”赵莹道,“啵”的一声亲了金主任那肥胖的脸蛋一口,“可是,主任,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嗯,也是,可是他手上有小宝贝的录像,我也不敢太过逼他!只要把录像搞出来,哼,看我收拾不死他!”金主任恶狠狠的道。“嘿嘿,小宝贝,现在是不是该跟主任亲热亲热了?”说完就要一把抱住赵莹。
  赵莹一转身,金主任便扑了个空,赵莹道:“嘻嘻,你来抓人家啊,抓到人家,人家就什么都听你的!”
  “小调皮,嘿嘿,看主任怎么抓你!”说完,提了提裤子便冲着赵莹冲过去。
  “嘻嘻,你抓不到!”“嘿嘿,看你往哪跑!”两人在办公室里打情骂俏。
  赵莹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金主任把她堵在了墙角,“嘿嘿,小妖精,这下看你往哪跑?”金主任一把抱住了赵莹,两人追逐了一番,已经汗水涔涔,情欲勃发,金主任抱住赵莹之后,便将手伸到那超短裙子之内,使劲揉捏那性感肥臀,“唔,主任……你轻点捏人家!嗯……”
  “小妖精,让主任在尝尝你的小嘴!”说吧,便撅起嘴巴亲向赵莹的芳唇!
  赵莹看着那丑陋的大嘴,却更加兴奋,主动的凑过去和金喜森亲吻在一起,伸出丁香小舌到金主任嘴中,和金喜森那大舌头交缠在一起,吸吮金主任的口水,津津有味,发出“啧啧”的响声。“嗯……跟着老色狼亲吻……嗯……真舒服……他的口水……怎么这么好吃……嗯……”赵莹心道。
  金主任的手也没有闲着,一边揉捏着那翘臀,一边伸到赵莹的上衣内揉搓那丰满的奶子,不时逗弄那奶头,挑逗的赵莹乳头硬挺,情动不已。
  “唔……捏的我好舒服……喔……再用力搓乳头……蹂躏她们……”赵莹心中呻吟。
  亲吻了片刻,两人分开,唇齿间唾液藕断丝连,赵莹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吃下金喜森的口水,满面红潮,妩媚的看着金主任,小手抚摸着金主任那早已硬挺的肉棒,上下套弄。
  “你这小骚货,迫不及待了吗!看主任肏死你!趴在桌子上!”
  赵莹乖巧的趴在桌子上,撅起翘臀。金主任撩起那刚刚盖过内裤的短裙,只见赵莹穿着一条开档丝袜和一条窄的不能再窄的丁字裤,兴奋的拍着赵莹的屁股“啪啪”响。
  “你这小骚屄,竟然穿的这么性感,勾引谁呢!”
  “讨厌啦,喔……还不是……还不是……为了方便主任嘛……嗯……别打莹莹……唔……好舒服……”被金主任打着屁股,赵莹竟然越发的性奋,骚穴深处一阵骚痒,淫水漫出了阴缝。
  “这就流水了,真是个骚货!”金主任掏出鸡巴,却不着急进入,扶着胀大的鸡巴,在赵莹的阴缝上上下磨蹭,逗弄赵莹,真是色中老手!
  “喔……别磨人家那里……嗯……好痒……快给人家吧……”赵莹呻吟道。
  “嘿嘿,给你什么啊!”
  “那个……那个东西……快给莹莹吧……喔……”
  “说出来,不然不给!”
  “嗯……讨厌……给人家……主任……的……大鸡吧……喔……请主任肏莹莹吧……啊……”赵莹放荡道。“嗯……越来越淫荡了……喔……可是真的好爽啊!”赵莹心道。
  “哈哈,真乖,看主任的!”金喜森腰卯足了劲一挺,“噗嗤”,他那短粗的鸡巴便肏进了赵莹的嫩屄,将屄口都撑开了。
  “喔……好粗……好热啊……撑死莹莹了……嗯……主任……”感受着那进入到身体中的陌生肉棒,赵莹兴奋异常,“嗯,这便是金主任的肉棒吗,喔……长度……差一点……不过这粗细……可真是极品……喔……在用力……肏死莹莹”赵莹心道。
  “嘿嘿,看我肏死你!”金喜森花丛中人,阅女无数,自知肉棒长度不足,因此也不逞能,而是靠技巧征服女人,说着便挺动肥硕的腰肢,从下而上使力,那鸡巴在赵莹屄中上下起伏翻浆蹈海。
  “喔……主任……你好粗……肏的莹莹好舒服……嗯……就是那……再用力顶……嗯……好充实……”赵莹感觉到金主任那肉棒每一下都点在那G点之上,“喔……这技巧……实在是……太棒了啊……嗯……再用力干……”
  “你这小骚货,骚逼夹得老子爽死了……喔……我肏……”金主任再次变换了节奏,鸡巴浅入浅出,加快速度狂干。
  “喔……喔……好快……肏的好快啊……嗯……好舒服……主任……莹莹里边好痒……再深点肏莹莹啊……”赵莹呻吟道。
  金刚突然停止了快速的浅插,变成一下一下重重的全根而入,卵蛋打在赵莹屁股上发出沉重的“啪啪”声。
  “喔……好深……主任你肏的人家好爽啊……肏到莹莹心里了啊……再用力……嗯……肏死莹莹吧!”即使金刚肉棒短,这样的技巧一肏,也让赵莹感觉那鸡巴伸到了骚穴最深处。“喔……怎么这么深……嗯……明明没有那么长的鸡巴……啊……不管了……金主任这技巧太好了啊!”赵莹心道,更加性欲勃发,淫水顺着金主任的鸡巴汩汩流下。
  “哈哈,我肏死你骚货,知道老子凭什么敢那么多女人不,老子那技术是杠杠的!你就受着吧!”金主任肏着美女教师,豪气顿生,更加摆弄这技巧。
  “嗯……金主任……你太……厉害了……喔……肏的莹莹……不行了……啊……别逗莹莹了……给人家几下痛快的吧……人家有感觉了……”
  赵莹感觉到金主任还是没有尽全力肏,央求道。
  “嘿嘿,你这小骚婊子还真知道,老子非得肏的你叫爹!”金主任道,说完深吸一口气,腰运圆了力气,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不停变换着节奏,毫不停歇的操弄赵莹。
  “啊……好爽……主人你肏的人家好爽啊……喔……莹莹要来了啊……”被这技巧一肏赵莹本就要来的高潮更加控制不住了,可谁知这时金主任却突然停下了操弄,弄的赵莹不上不下,甚是难受。“喔……主任……你怎么停下了……不要停……快……再肏莹莹……肏莹莹的骚逼啊!”赵莹求肏道。
  “哈哈,你这骚逼,快求我,求我操你!”
  “喔……求你了金主任……求你肏莹莹啊!”金主任一听便又挺动着腰开始大力操弄。“呼,你这骚逼真紧,快,叫我爸爸!”
  赵莹被肏的头昏眼花,情欲如潮,不害臊的道:“啊……爸爸……主任爸爸……喔……再用力……用力肏女儿的骚屄啊!!”
  “乖女儿,呼,说你的屄是给谁长的!”
  “喔……女儿的屄……啊……是给爸爸长得……给主任爸爸肏的啊……不行了……女儿要来了……泄给爸爸了啊!”被教导主任肏着骚屄,还叫金主任爸爸,点燃了赵莹心中禁忌的快感,再也忍受不住,高潮了,“啊!啊!!!”赵莹大声嚎叫着。
  “你这骚逼,夹的这么紧……呼呼……还咬老子的肉棒……呼……不行了……我也要射了……射死你……射死你啊……”金主任也控制不住鸡巴顶在赵莹的子宫口,开始了喷射。
  “啊……爸爸射进来了啊……喔……烫死女儿了……嗯……爽死人家了啊!”赵莹感到那滚烫的精液打在子宫上,仿佛打在了心尖上,如临仙境!
  金主任毕竟年龄大了,射完之后鸡巴便瘫软滑了出来,整个人也累的趴在了赵莹的身上,抚摸赵莹的美肉。赵莹沉浸在那高潮的快感中,“呼呼,爽死了,没想到金主任肏的这么爽,喔……上辈子真是白活了啊……早知道早就……给他潜规则了啊……以后没有这种鸡巴肏……我可怎么过啊……”赵莹对这样的激情已经上瘾了!
  片刻后两人才缓过神来,金主任站起身,赵莹乖巧的拿出纸巾帮金主任擦干鸡巴上两人的淫液,撒娇道:“主任,你都肏死人家了!”
  “乖女儿,你那骚屄真是紧,夹的老子忍不住想射,要不非得在肏你三百回合不可!”金主任吹嘘道。
  “人家才没有你这肏女儿的禽兽爸爸呢,这就把人家肏的爽翻了,要在肏一会,还不得把女儿肏死啊!”赵莹道。
  一会后,两人整理好衣装,赵莹便走出了金主任办公室。
  刚回到办公室,赵莹就听到“笃笃”的敲门声,没等开门,金刚便走了进来,嘿嘿坏笑道,“我的女朋友,老公来看你了!”
  “呜呜,谁是你女朋友,你这坏蛋,强奸了人家,人家被欺负了,你还来看人家笑话!呜呜!”赵莹又开始演戏道。
  “我肏,谁敢欺负你,敢欺负老子的女人!莹莹你看我收拾他!”
  “你收拾谁啊……呜呜……你也收拾不了他……呜呜……没人给人家做主!”赵莹哭诉。
  “你告诉我是谁,看我不教训教训他!”金刚吹嘘道。
  “呜呜”赵莹停止了哭声道:“金老师,你追求人家这么久,人家早就心动了,可是……可是有人威胁我,……不让我谈恋爱……今天他……他还欺负我!呜呜!”赵莹胡编道。
  “我肏,我就说,我这么大魅力,怎么追不到你,原来是有人使坏啊,告诉我是谁!”金刚道。
  “是……是金喜森主任!”
  “啊?是叔叔?”金刚一惊,不过想想自己叔叔那德行,还真是极有可能,这让金刚有些犯难了,不敢得罪啊!
  赵莹见金刚不吱声了,只能在加一把柴道:“人家跟金主任说,说我是你的女朋友,金主任不但没停下,还……还肏了人家……说,还没肏过侄媳妇呢,还射在了人家小穴里,呜呜!”
  “什么,是可忍,叔叔不可忍,抢侄子的马子不说,还这么不知廉耻!莹莹你放心,老公帮你出气!”金刚拍拍胸脯说道。“不过,老婆啊,你是不是得给老公点奖励啊!”
  “人家刚被金主任……肏过……你不嫌弃人家吗?”
  “那个老东西,能有什么力气,早就阳痿早泄了,看老公让你爽!”说完便扑了上去。
  赵莹假装挣扎了两下,便从了金刚,心道:“嘿嘿,今天竟然来了个双杀,喔……这鸡巴更有活力……嗯……” 第06章
  第二天一早,杨明来到学校,就看到几个警察在门口站着,赵莹也在,几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仔细一看,自己的老丈人陈飞赫然在其中。
  “莹姐,怎么了?”杨明走过去,看着赵莹问道。
  “杨明,你来得正好,这几位警察同志是来找你的。”赵莹看见杨明,连忙招呼道。
  “你就是杨明?”几个警察中带队的那个人问道。
  “是的,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杨明问道。
  领头的警察和另几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是市警察局刑侦队长陈飞,麻烦你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吧!”说完便把杨明带走了,赵莹在后边大喊道:“杨明,你放心,我这就去找校长!”说完,便跑向了办公室。
  坐车来到了市局,杨明便被带到了审讯室,却看到一大堆警察围在监控屏幕边上,纷纷道:“这个强奸犯怎么都不承认,也不知道小夏能不能问出口供!”
  “估计能,别看小夏就是个实习生,但据说有的是办法,尤其是对男人!”另一个声音别有意味的说。
  “好了,别吵了都,有什么好看的!”陈飞进来之后,冲着这帮闲的没事的刑警道。
  “好吧,陈队!”大家不情不愿的回到了座位,不过眼睛还盯着屏幕看。
  “杨明同学,你坐那等一会吧!一会我和小夏给你取笔录!就是屏幕上这个女警!”陈飞说道。
  “好的!”杨明也坐下,盯着监控视频看。
  审讯室内,夏雪知道杨明已经来到了局里正在看着自己审讯,看着对面长相魁梧,身形壮硕,一脸络腮胡子的男性,这名男子已经强奸多名妇女,可是事后那些妇女都纷纷撤案,不在追究,所以虽然抓获多次,却没有能够逮捕,而且这个强奸犯根本不害怕,早已习以为常,而且关键是,这名男子对于破获一起重大犯罪团伙的案件,有重大作用,如果能说服他当警局的线人,就能引出一串大鱼,夏雪心道“看来不下狠药是不行了,而且,那些女子后来都纷纷撤案,面带桃花,莫非这个家伙那活很大?”
  审讯室内。
  “姓名?”夏雪问道。
  “张彪!”强奸犯张彪道。
  “从事什么工作?”
  “我是雄风集团老总王锡范的司机!”
  “你这家伙!哼,你是否承认强奸了小红?”夏雪问道。
  “警花你漂亮是漂亮,随便说我也告你诽谤啊,什么叫强奸,你去问问那个小红,我强奸她了吗?我们那是情投意合,是爱情的升华!”强奸犯张彪一本正经的道。
  “我呸,还情投意合,这是小红的检验报告,你自己看看,她下体都被你肏的红肿出血,鉴定的结果是轻伤!”夏雪把检验报告拍到桌子上道。
  “嘿嘿,那就不能怪我了,谁让她那么不禁肏,我才干了她一个多小时,才高潮了几次就挺不住了,真没用!”强奸犯张彪讽刺道,“不过要是警花这样的大美人嘛,估计我会温柔许多的!嘿嘿!”
  夏雪看这嫌疑犯软硬不吃,正常途径完全不能奏效,心道:“这张彪鸡巴真有那么厉害吗,嘻嘻!看来我得用特殊审讯法了啊!”
  “不说是吗?没关系,等会你会说的!”夏雪的表情突然一变,变得风骚妩媚,舔了舔嘴唇,便离开了审讯室。
  “陈队,这个强奸嫌疑犯十分狡猾,根本不说,我申请关闭审讯室的监控视频,用特殊方法审讯!”夏雪向陈飞道。
  “小夏,你知道,那是违反我们纪律的!”陈飞严肃道。
  “我知道队长,可是这个嫌犯不只是涉嫌强奸,他还是雄风集团的王锡范的司机,如果能抓住这条线,那么。。。”夏雪道。
  “这。。。雄风集团的案子,牵涉太大,唉,我的压力也很大啊!”
  “队长,我保证破获这起大案!”夏雪斩钉截铁的道。
  看着眼前漂亮的新来警花,陈飞也不想太打消她的积极性,只能道:“那好吧,一会我们一起进去审讯!好了,刑警队今天下午停电,大家放假!”说完,便把审讯室的视频关闭了。
  夏雪回到办公室,换了一身衣服,拿着一个箱子装满了“刑具”心想:“不知道,一会陈队长看到我那样审讯犯人,会不会勃起呢,那可是梦妍的爸爸,嘻嘻,我要是把他吃了,梦妍还得叫我小妈呢!”夏雪想想就觉得骚穴里一阵骚痒。
  审讯室内,夏雪和陈飞坐在张彪面前,陈飞示意夏雪可以开始了。夏雪便站起身来,表情严肃的对张彪道:“张彪,我们的原则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实话实说,争取宽大处理!”
  “切,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吧!”说完张彪看看头顶灭掉的监控器,道:“怎么把监控关了,要用刑啊,我告诉你,你们要是敢,出去之后我老板王锡范就告死你们,把你们都扒皮!”
  警察最忌讳这个,夏雪和陈飞听了之后都不太高兴,夏雪“哼”了一声,道:“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表情竟然一下子从严肃生气便成了风骚妩媚,道:“今天不怕你不说!就怕你说太多呢!”说着,夏雪走到强奸犯张彪身前,脱下了披在身上的大衣!
  夏雪里边豁然穿的是一件警服,这点陈飞可以作证,因为那款式,面料都是制式警服没错,可是这件警服,让在场的两个男人张彪和陈飞,还有偷窥的杨明,一下子都睁大了双眼。
  夏雪这警服上身的胸襟大开,露出了大片的白皙的酥乳,那硕大的奶子把那警服撑得紧绷绷的,上衣的下摆被剪得极短,刚刚盖住胸脯下缘,整个一个警服竟然裁成了抹胸!而下身一条警裙更是短的不能再短,竟然露出了小半臀部,而那开衩竟然到了大腿根部,连裙底的内裤都清晰可见,那一小片布料那还撑得上是内裤,那团黑色的阴毛完全露出,阴缝中间也只有一根细绳勒在中间,这哪里是内裤,就是几根线啊!双腿上套着一条吊带丝袜,将那双腿显得性感修长。
  陈飞心里念叨:“非礼勿视,不能看不能看!”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断朝夏雪那几乎裸露的小穴和那深陷的乳沟处猛看,自己的妻子,陈梦妍的母亲虽然是个美女,风韵犹存,可哪比得上这年轻肉体的青春活力!陈飞胯下的鸡巴竟然有了反应!
  偷窥的杨明注意力却完全不在夏雪身上,那具身体虽然诱人,自己却也看了不知多少年,早已看腻,他的眼睛盯在陈飞和张彪身上,尤其是陈飞,要知道那可是陈梦妍的父亲,自己的老丈人啊。“老婆,好样的,竟然把岳父的鸡巴都勾引的蠢蠢欲动,嘿嘿,真想知道梦妍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样啊!”杨明心道。
  张彪的眼睛都看直了,从没见过这么审讯的,更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警这么审讯的,这哪里是审讯,简直就是色诱啊。嘴上却道:“怎么着,想色诱我,告诉你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但声音明显底气不足了!
  “赔了夫人就赔了吧。。。人家其实。。。不怎么在乎呢!”夏雪眯着双眼道,一边说着一边婀娜多姿的走到嫌疑犯张彪的面前,那对丰乳就在张彪的眼前,张彪直勾勾的看着那乳沟中间,恨不得眼睛长到里边去,隐隐的张彪都闻到了夏雪的乳香,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嗯。。。怎么那么看着人家的奶子呢,喜欢人家的奶子吗?”夏雪妩媚道。
  “咕咚”张彪咽了口口水道:“喜。。喜欢!”
  “喜欢啊,那人家这样你喜欢吗?”夏雪一把搂过张彪的头埋在自己那雪白的双峰里,捂的死死的,感受着张彪那络腮胡子扎在自己的奶子上,“嗯。。。这胡子。扎得人家好痒呢。。”夏雪心道。
  “唔唔。。。”张彪的口鼻被夏雪的乳肉包住,说不出话来,可是又幸福又痛苦!
  “不说话,那看来是喜欢人家的奶子呢!那这样你还喜欢吗?啊!”夏雪突然口气变得严厉,将张彪的头死死的按在自己的奶子上,没有一丝缝隙,张彪脸色憋得通红,无法呼吸。
  “呼呼”夏雪口气严厉,却也呼吸急促了,有些兴奋起来。看着张彪越来越红的脸色,直到张彪那眼睛有些泛白,夏雪才松开手,张彪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一根稻草,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头的虚汗,此刻看着性感妖娆的夏雪,张彪再也没有之前的兴奋,这简直就是一个长着犄角的恶魔啊!夏雪却笑容越发甜美,道:
  “人家奶子的滋味如何?”张彪刚才差点被憋死的余悸还没消失,不敢答话。“看来人家的奶子不能让你满足啊!那试试人家的脚吧!”说完,夏雪脱下高跟鞋,抬起穿着丝袜的美脚便踩上了张彪那已经有些硬挺的肉棒上,张彪感觉刚刚从地狱里出来,又马上来到了天堂,那柔嫩的小脚按搓这自己的鸡巴,磨蹭自己的龟头,时不时还揉捏胯间的卵蛋,那娴熟的技术让张彪马上扯旗了,鸡巴将裤子顶成了帐篷!
  “哟,看来你喜欢人家的小脚呢,看着鸡巴硬的!”夏雪说完,用灵活的脚趾将张彪的拉链拉开,从内裤里将张彪那硕大的鸡巴放了出来,大鸡吧硬的滚烫,“没看出来嘛,本钱还不错!”夏雪心道。接着便用小脚磨蹭那鸡巴。“舒服吗?”夏雪柔媚的道。
  “舒服。。。舒服。。。”张彪道。
  “我让你舒服,操,给你脸了!”夏雪突然变脸,带着脏字骂道,用那只小脚使劲踩踏张彪的鸡巴和卵蛋,那可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瞬间张彪便疼的流出了冷汗。惨叫道:“快别踩了。。。啊。。。不行。。。要踩碎了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夏雪表情再次变得妩媚迷人,道,“想说啦,可是人家还没有玩够哎,看你那样子也没有想说真话,我们还是接着玩吧,直到。。。你想说真话为止!”说完,夏雪蹲下身子,从衣服里拖出那对奶子,自言自语道:“人家的奶子这么好,怎么你会不喜欢呢?不行,我再试试!”说完,两手扶着那对巨奶,夹住了张彪那勃起的肉棒。
  一股腥臭味传入夏雪的鼻腔,张彪这鸡巴确实够大,足足将近二十公分,粗大黝黑,一看就是肏屄能手,夏雪那巨乳夹着鸡巴,龟头还露在了外边,“呼。。好重的味道。。。这鸡巴。。。还真大。。。都不比老公的差了!”夏雪心道,手上却没停,不断抖动着乳房夹着张彪的鸡巴上下套弄!
  陈飞看到夏雪把整个乳房都露了出来,本来想劝阻的话,马上又咽了下去,眼睛全都盯在了那对玉乳之上,那对乳房太美了,饱满坚挺,顶部那两颗粉红色的樱桃甚是可爱,只是此刻那对上天的恩物竟然夹着一个嫌疑犯的鸡巴,简直就是对她们的玷污,陈飞恨不得替代张彪,胯下的鸡巴完全勃起,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美女警花给自己这个嫌疑犯乳交,这简直就是日本爱情动作片中才会有的剧情,此刻的张彪好了伤疤忘了疼,忘记了刚才夏雪的恶魔行径,全心的享受起被美女警花乳交的的快感!“嗯。。。这奶子夹得鸡巴好舒服。。。喔。。。”张彪情不自禁的发出了爽快的呻吟。
  “舒服吧。。。人家就说奶子好嘛。。。对吧。。。再尝尝人家的小嘴吧!”说着,夏雪低头乖巧的含住了张彪露在双乳外边的龟头,双乳和嘴巴配合着上下套弄着张彪的大鸡吧。“喔。。。这鸡巴。。。好够味。。。好硬啊。。。”夏雪心中呻吟道,夏雪那口活可是千锤百炼,舌头绕着龟头不断打转,上下吞吐着那根鸡巴,这绝顶的口活就是最淫荡的妓女都没有,尤其在夏雪的特意施为下更是威力倍增,就连张彪这强奸犯马上都有了射精的冲动。
  “喔。。。这小嘴。。。怎么这么会吃鸡巴!啊。。。要射了啊。。。”张彪已经控制不住射精的冲动。
  “想射啦?”夏雪甜美的道。却又瞬间变脸,一脸严苛道:“谁他妈让你射了!”说完,手指一点某处穴位,张彪那要射的感觉瞬间戛然而止,鸡巴却憋得胀痛。
  “人家的小嘴这么好,你还没享受够呢把,怎么能射呢?”夏雪再次变得温柔道,低下头看着那憋得血管狰狞的肉棒再一次含了下去,施展那绝顶的口活!
  “啊。。。啊。。。又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了啊!”张彪大喊道。夏雪又故技重施,活生生截断了张彪的快感。
  ………………………………………………………………………………………………………………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张彪被夏雪强制不射精,憋得眼睛通红,鸡巴感觉要炸了一般。在一次之后,张彪是在受不住了,求饶道:“警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保证。。。保证说真话。。。求求您让我射吧!”
  “那好吧,这可是你想射的喔!别。。。后。。。悔!”说完夏雪站起身,面对面跨坐在张彪身上,张彪那整个鸡巴都顺着阴缝陷到了那蜜穴中去,抱着张彪的脑袋深深的塞到乳海中间,挺动着腰肢,用那阴缝不断磨蹭着张彪的鸡巴!“呼呼。。。这鸡巴。。好硬啊。。。烫死骚穴了。。。真想。。真想插到骚屄里止止痒。。。不行。。。陈队在呢。。。要控制!!”夏雪的蜜穴不断流出淫水,润滑着张彪的鸡巴,让鸡巴和阴缝的摩擦更加剧烈。
  这种刺激简直不下于做爱,张彪再也忍不住,喊道:“啊。。。射了啊。。。”接着鸡巴颤抖着射出了精液,那精液憋了许久,射了足足有一分钟。
  “喔。。。喔。。。这强奸犯射了啊!好烫。。。都射到人家肚子上了。。。啊。。。好想被肏。。。你这强奸犯快肏我啊!”夏雪心里呻吟道。
  看着夏雪淫荡的在强奸犯身上摩擦,那私密之处竟然跟强奸犯的鸡巴负距离接触,陈飞感觉有刺激又心酸,手掌情不自禁的伸进了裤裆,瞪大着眼睛看夏雪和张彪激情,一边撸动着鸡巴!再张彪射精的一瞬间,陈飞也再也忍受不住,射出了精液!
  杨明在一旁偷窥者自己的老丈人看着自己的老婆手淫,大鸡吧胀的不行,不眨眼的打飞机!
  夏雪早已注意不到这些,柔媚的问张彪道:“射得舒服吗?”
  “舒服。。。舒服。。。呼呼。。。”张彪回答道。
  “舒服啊。。。那就再来吧!”说着夏雪便再次挺动着腰肢,阴缝中混着夏雪的淫汁和张彪的精液,更加润滑,刚射过的男人一般都难再硬,夏雪只能在加点料,主动呻吟道:“喔。。。你这强奸犯。。。嗯。。好大的鸡巴。。。喔。。。快肏我这个警花吧。。。嗯。。。好硬的鸡巴。。。人家的骚逼痒死了。。。快肏肏人家吧!”一听这话,不光是张彪硬了,就连刚刚射过精的陈飞也再次激动了起来,感觉到胯下阴缝间的鸡巴再次变硬,夏雪更加卖力的挺动着腰肢,呻吟道:
  “喔。。。快给人家嘛。。。骚警花想要强奸犯的大鸡吧肏啊。。。嗯。。。好爽。。。你这强奸犯要。。。要奸死警花了啊!”夏雪使尽了全身的解数,尽情的在张彪身上驰骋,自己也渐渐的忘乎所以沉浸在了快感当中。
  “喔。。。你这大鸡吧。。。还没肏进去。。。就这么爽。。。嗯。。。肏进去。。。还不得肏死人家啊。。。喔。。。大鸡吧快肏骚警花。。。啊。。。人家要来了啊!”夏雪也渐渐有了感觉,控制不住了,小屁股一颤一颤的来到了高潮,淫水如河流般淹没了张彪的鸡巴。
  张彪感觉到那那小穴一吸一吸的咬着自己的鸡巴,也忍受不住这种快感,再次射出了精液!“啊!我也射了啊。。。射死你这骚警花!”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抱在一起体会那高潮的余韵。
  可夏雪那体质怎是张彪可比,马上便恢复了精神,因为高潮而潮红的脸蛋,妩媚的道:“舒服吧,那我们再来!”张彪一听,看着那柔媚的脸庞,虽然没有严肃,但感觉这种笑容却更是可怕,连忙道:“够了。。。够了。。。不要了啊!”
  可是却无法阻止夏雪再一次开始磨蹭那肉棒,“要射,这可是你说的哟!我告诉过你,不要后悔啊!”说完便又开始疯狂的摩擦,两句肉体疯狂的蠕动。
  ……………………………………………………………………………………
  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一个小时里,夏雪使出浑身解数,小嘴,小脚全部上阵,足足让张彪射了七次,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张彪精液的痕迹,而夏雪自己也高潮了三次!
  陈飞一言不发目睹着这场警花和强奸犯的淫戏,也射了三次,看着明显已经被征服的嫌疑犯,陈飞心里突然有个疑问,“难道这能这样审讯吗?”可心里也对自己有一种负罪感,“我竟然…竟然看着小夏的身子…射了三次…唉!”
  第七次射完精之后,张彪已经完全没有了精气神,整个人都异常的萎靡,道:“警花,我说,我真的什么都说,只要你放过我,怎么都行!”
  夏雪也体会到了如潮的快感,虽然高潮了三次,可以总感觉是隔靴搔痒,不能痛快,心道:“这个强奸犯真厉害,竟然射了七次,没有金刚蛊的老公也不一定比他强吧,怪不得那些被强奸的妇女都撤案了,肯定是被肏的上瘾了!”虽然征服了张彪,可夏雪心里对张彪的性能力也是完全认可了,甚至觉得比没有金刚蛊的杨明还强。
  夏雪回复正经的表情道:“嗯…有你这句话就好!我会对你有安排的,记住,以后都听我的!”
  接着,夏雪坐回到陈飞身边,凑到陈飞的耳边道:“陈队,机不可失,我觉得可以利用这个王锡范的司机打入雄风集团内部!我申请做卧底!”
  刚刚看着夏雪的身体射了三次,现在被夏雪对着耳朵说话,让陈飞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打了一个哆嗦,道:“能行吗小夏,我担心你的个人安全!”
  “放心吧,陈队,我到时会略加易容,而且,你还不相信我的身手吗?”陈飞一想夏雪那几个男人都近不了身的身手,心中也是觉得不无不可,便点头答应了。
  夏雪得到陈飞的首肯,便对张彪道:“你今天走吧,之后我会联系你的,记住,要听话,不然,哼,有你好看的!”说完,夏雪用手掌拍了一下铁板做的审讯桌,“嘭”的一声,桌子上竟然被拍的凹陷了下去。
  张彪咽了口口水,这才知道这个女警花不但审讯方法妖孽,这身手更是妖孽。
  “回去怎么跟王锡范说,不用我教了吧!”夏雪冷哼道。
  “知道。”张彪回道,夏雪摆摆手,便让张彪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夏雪和陈飞,夏雪道:“陈队,我就要去卧底了,我估计要很长时间才能成功,陈队,我想和你一起吃顿饭,也算是饯行!行吗?”
  陈飞感觉今天的经历让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只想好好静静,便道:“改天吧小夏,我…我今天家里有点事!”
  “那好吧,改天可不许拒绝人家!”说完,两人便离开了审讯室。
  走出审讯室,夏雪便看到了一脸满足的杨明,裤子上几块阴湿,夏雪就知道了,杨明肯定也打飞机了。传音道:“变态老公,射的爽不爽?”嘴上却道:“这位同学,你进来吧!”便开始了对杨明的审讯。
  ………………………………………………………………………………………………
  “好了,同学,你不仅不是杀人犯,还是见义勇为的好公民,我们会向你们学校反应的,你这样的小英雄一定要好好表彰!”陈飞对杨明道,觉得这个这个年轻的学生很不错,有勇气有冲劲,甚是欣赏。
  “嘿嘿,哪有,谢谢你了陈叔!”又故意对夏雪道:“跟陈叔学学,你看看你,就知道大喊大叫!”
  “哎…小杨,别这么说,小夏的本事大着呢!你也不用谢我,也有人跟我打了招呼,说你在学校品学兼优,不会是个杀人犯的!”陈飞道。
  杨明脑袋一转,就想到了,一定是赵莹找了李校长做工作,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工作”呢?
  ……
  ……
  此时此刻,其他美人妻们也都在忙自己的事。
  云南苗疆,蓝凌满面潮红的睁开双眼自语道:“嗯,这淫蛊总觉得还差些什么,没有古籍中那种逆天的功效?到底差在哪里呢?”
  ……
  ……
  松江大学内,肖晴再次送走一个追求者,看着桌子上下摆满了鲜花,道:“唉,没想到还是难以放下矜持,想迈出那一步,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呢!也许,是因为不够刺激吗?”
  ……
  …… 第07章
  杨明今天又来到学校上课,最近王志涛十分殷勤,杨明自然知道王志涛打的是什么主意,只不过在享受游戏的乐趣。王志涛来到教室,冲杨明打招呼道:“大英雄,周六的事别忘了啊,明天就周六了!”
  “没忘没忘,在什么位置来着?”杨明满面笑容的道。
  “周六六点,天上人间!不见不散啊!”王志涛道。
  第二天周六,杨明依言准时来到天上人间,一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调戏酒店迎宾小姐,而那迎宾小姐竟然是杨明的老婆之一——沈雨昔。
  “美女,多少钱一夜啊!”那名男子轻浮的道。
  “我……我就是迎宾的……不……不是出来卖的!”沈雨昔惊慌道。
  “别装了,你们这些服务员,钱给够了不都是随便睡!你开个价!”
  “我……我真的不是出来卖的!”沈雨昔辩解道。
  “你这小妞,看不起老子是吧!今儿我还非得睡了你!”说着,那纨绔就抱着沈雨昔的腰,咸猪手摸上了沈雨昔的屁股。
  “嗯……不要……不要摸人家屁股!”沈雨昔一阵颤抖道。
  “哎呦,没看出来,你这小妞这么有货!哈哈!捡到宝了!”说着,就裹挟这沈雨昔进了天上人间大厅,沈雨昔回头看了杨明一眼,杨明传音道:“老婆你自便吧!”便不再理会被人非礼的沈雨昔。
  服务员带着杨明座上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