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讲述我们夫妻间的真实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讲述我们夫妻间的真实故事

  看过许多描写夫妻交换的小说,大多数是作者意淫编造的,也有很少一部分确实是夫妻间的真实经历也写得很好,描写细致内心感情丰富,除了真实的经历外,还能看得出来作者的文笔也是相当有功底的。所以在看别人写出来的东西后也不免有想把自己的经历也写出来的冲动,但是我没有很好的文字修饰能力,只能将自己真实经历的,内心真实的感受写出来与大家能一块分享下自己的快乐。

  我和妻子以前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做职员,我做业务,她是做内勤的,当时我们都是大学刚毕业没有结婚,公司的主管领导有意将我们撮合成一对。当时自己的想法是虽然双方都有好感,但是觉得应该是从工作角度带来的好感,谈及各人感情就有点说不出口,后来我问妻子她当时也是这种想法,现在想想如果没有领导的撮合也许我们就真的错过了。那时我们和大多数相亲的青年一样,只不过省去了见面这一项,呵呵电话也互有就不用特意互留了,只是我们都互留了QQ号,这样一来就方便了我们平时的交流了,也能在一起畅所欲言的聊起工作以外的各人生活,中间也一起吃过饭约过会,交往起来觉得这个女孩还是非常不错的,体贴细心、大方真诚、而且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着同龄女孩少有的懂事和教养,这些无不反应妻子是一个受过良好家庭教育和良好的家庭生活氛围中生长的女孩,所以在交往一年多的时间,我们举行了婚礼,这个最美丽的新娘终于成了我的妻子。

  废话不多说了,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妻子叫云云,结婚那年24岁,有着36D傲人的胸脯,当然胸大的女孩一般也比较丰满,妻子确实也是这样,但是整体身材搭配起来还是很匀称的,皮肤很白,腿也很直很长,这也是当时很吸引我的地方,相信每个男人也都喜欢这样类型的女生。在我之前没有和男生谈过恋爱,这也是在我们交往后发现她还是处女时感到很意外的原因,她告诉我家教很严,而且没有谈过恋爱。要知道在现在这个社会中能把处女身保持到结婚实在是不亚于中奖的概率。所以大家不要以为夫妻交换是不珍惜现有的生活,恰恰相反的是,我没有一点不珍惜妻子的理由,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她享受更好的性爱生活,让她体验不同的激情与快乐,敢问哪个夫妻感情不好的能玩这个游戏?

  和大多数夫妻一样,婚后的生活总是跟恋爱时不一样,缺少激情与刺激,所以这之前怎么做爱怎么玩和大多夫妻一样,就是能想到的姿势都尝试过,然后实在是没招了就想到了交换或者3P,因为在这其间我也看了许多关于夫妻交换的小说,有时妻子也看,我们之间的性事需求是从来不隐瞒对方的,但是这里是和大多数夫妻不一样的是,当我提出来要交换或者3P的时候,妻子一口答应了,当时我们在做爱,我按着妻子的腿使劲抽插着,妻子大声的呻吟,我说:“你这么骚怕是我要满足不了你了。”妻子随口就接到“你要是操不动我了,我就去勾引野男人操我。”我一听有戏,就又接着说“那我就找个男人一起操你,到时你从你下面操着你,还有一个插你嘴里操着你,看你还能这么骚吗。”妻子闭着媚眼呻吟着说,“能,两个男人伺候着是很舒服的,你喜欢我骚我就骚给你看,你可不要后悔。”我说“不后悔,就怕你不骚。”妻子说,“到时我要被别人操的大声叫的时候你也不许生气,我还要在别人身下说你的鸡巴真大,比我老公操的舒服多了。”我说“行,到时候就看你能骚得起来吗。”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由得加大了抽动的力度和速度。妻子颤抖着叫到:“你能把我操的舒服了,我就能骚给你看,你能操得我多舒服我就能给你骚成什么样。”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就在也忍不住射精的冲动了,就一股脑全灌进去了。

  在这之前我的QQ上便有好几个关于夫妻交友的群,都是一些很真诚很优秀的夫妻,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仅是为了寻找感官刺激的猥琐男,里面也有好些个能够在一起聊的很好的年轻夫妻,我也怂恿妻子也加入聊天中,一直到之后妻子能够单独在网上跟网友们视频聊天,也能够展示自己丰满的乳房,我也在这些网友中挑选适合我们自己。

  在这之后我也不断的巩固自己的成果,每次在做爱的时候便问及这个问题,一方面是试探妻子的态度,一方面也能增加做爱的刺激,而每次妻子的回答也是让我激动万分。一次在我抽插的时候问她:“你愿意让别人怎么操你呢。”妻子说“能把我顶在墙上使劲的操我,而且他要是把我操舒服了,他想怎么操我我都配合他。”等我射完精我们都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们相拥着,我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妻子笑道:“你还来真的呀?”我也笑着说“没事,你就说说呗。”妻子说“当然是长得帅的而且鸡巴一定要比你的大,不然我不太亏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机会来了,一对和我们聊也聊了许久的比较熟悉也比较合适的夫妻要来我们这里旅游,之前对方男的跟妻子在网上通过视频做过爱,双方聊的也都不错,说到时看能不能见面,晚上睡觉时我征求妻子的意见,妻子也知道见面意味着什么,“其他的都好说,我还是不能接受别人插入我阴道里。”我说到时候看情况吧,如果你不愿意也不会强迫你的。就这样我们相拥而睡。

  第二天一上午,我们都在忐忑中度过,我和妻子内心都在挣扎犹豫,下午的时候妻子在房间里试了好几套衣服,有职业套装,有休闲的户外装,当妻子试衣服的时候我莫名的也感到酸楚,这么性感迷人的妻子就要与别人一起分享吗?当最后妻子选中了一套西瓜红的连体套裙,这套裙子将妻子的身材勾画的淋漓尽致,裙子下摆恰到好处的将腿和臀完美的包裹起来,在配上一双同色的高跟鞋,使整个臀部高高翘起成一个完美的半圆,胸部并不能完全的裹起来,恰到好处的露出点深深的乳沟,使那36D的乳房看起来并不是紧紧的束缚起来,看到妻子这样性感的打扮我感觉自己又硬了起来,忍不住想去亲吻她,她也迎着我的问,当我的手抚摸她翘起的臀部的时候,她轻轻拿开了,低声说“刚洗完澡的”。正在这时对方夫妻打来了电话,说在某个旅游区的宾馆开好了房间并告诉了我们房间号。我回过头对妻子说,他们到了,开好房间了。妻子吸了口气说“开车去吧,我们走。”

  在这里说一下对方的情况,丈夫的叫延森,我们在网上一直叫他森哥,31岁有175公分吧,老婆叫潘晓婷,当然不是桌球皇后那个潘晓婷,29岁,胸部不如妻子大,也就是34C这个样子吧,毕竟以前没有见过本人,只是看过照片或者视频中见过。他们所在的旅游区离我们家有50多公里,加上“五一”假期里,即便是在二环路上还是有点堵,但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妻子也是很紧张,有几次想开口说话但最终也没说出来。用了将近两个小时到达了他们住的宾馆下面,这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

  在车上快到的时候跟他们夫妻打过电话,他们在宾馆的大堂等着,停好车后妻子挽住我的手,一起进入了大堂,走过门口的旋转门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延森一条休闲裤和一件白色的衬衫,他老婆潘晓婷是个皮肤白皙、细腻、光滑、略微带点成熟的女人,今天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黑丝短裙,一对迷人的酥胸呼之欲出,一点也不满足于在白色的紧身背心里包裹着,外面披了一件收腰的小外套,配上齐肩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干练和性感。延森打量着妻子:

  “一看到人就明白你的网名为什么叫做老公的小宝贝了,你看你俩一站这儿就立马让人联想到这个网名了。”

  一句玩笑的话让我和妻子都轻松起来,妻子和对方妻子简单打了个招呼。

  “今天路上人出奇的多,本来三十多分钟就能到呢。”我表示歉意的说。

  “哈哈,这不是假期吗,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和你嫂子到大厅等你们,顺便一起吃个晚饭。”延森说着就引我们走向宾馆的餐厅。

  晚饭期间我们四个都闲聊着谁也没扯上这个话题,四个人都喝了点红酒,气氛到好像是久未谋面的朋友一样,吃过晚饭我执意要结账,被延森摆手制止了,说餐费都在房间费里面,不吃也是浪费,而且附近连个像样的餐厅也没有。

  说实话这是家四星级的宾馆,作为本地人讲,这里的内部餐厅要比周围其他地方的酒店饭菜要好许多。

  “我们在一起呢还是分开呢?”准备起身去房间的时候,延森突然冒出一句来。

  我看了看妻子,显然她也在迟疑。这个问题我们在以前说过无数遍,在一起怎么样,分开怎么样,可今天突然这么一问,我俩都无法确定。

  延森妻子潘晓婷看出我们怔住了,就笑着对他老公说:“咱不能上去说吗?”

  “你看我,呵呵,走吧,上去说。”延森也尴尬的笑着说。

  房间在11楼,走进房间才知道延森问的用意何在,他们定下了一间商务套房,外屋是会客厅,有很大的沙发和茶几,中间有门隔开,里屋是两张一米八的大床。看得出他们知道我们是第一次玩交换,也是很细心的特意准备,不管在一起玩还是分开玩,都足够用的。

  “谢谢森哥想的周全,呵呵。”我由衷的说。

  “哪里哟,都是你嫂子提醒我的,还说什么谢谢呢。”延森也是个直性子人。

  “我们也就是相差一两岁,别总说嫂子了,就叫我晓婷吧,这样听着亲切。”延森妻子潘晓婷进屋后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回过头对我们说。

  我们一起坐在外屋的沙发上,晓婷脱去外套后上衣就一件白色的紧身背心,露出的乳沟在我眼前晃的有点心猿意马,延森还起身把屋内的灯光调暗,电视上演的是什么,我和妻子后来谁也不知道。延森夫妻俩在我们之前有过一次经历,所以觉得他们还是有点经验的,当时可能我和妻子一样的紧张。

  灯光变暗了以后好像大家都没了话题,因为都知道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但就是不知道是怎样的开始,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都抬着头看着不知道演的是什么的电视节目来掩饰内心的紧张。

  “要不你和晓婷先去洗澡?”延森打破了僵局,转过头来问我。“先熟悉一下嘛,我和你的小宝贝在这聊一会儿,等你们洗完了我们再去。”

  我本来以为我们还是各洗各的呢,而且我们出门前都洗过澡了,我也想和延森妻子一块去洗,但是又担心剩妻子在这里会更紧张,就转过头来征求妻子的意见。

  “还是我和老公一块洗吧。”妻子回答。

  “也好,省的更紧张,你们先去吧,我再喝点儿水”我笑着说,也为了掩饰紧张。

  “那好,我们就先去了。”延森起身拉起晓婷走向卫生间。

  他们在浴室门口脱下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只穿着内衣进去了,我隐约看见晓婷的身材是很好的。

  这时候我问妻子云云:“我们在一起呢还是分开呢?”

  妻子拉住我的胳膊说:“要在一起,要不我更紧张。”她抬着头看着我。

  “我也紧张。”我突然笑道,好像一下子被妻子看穿心事一样。“还是在一起玩吧。”

  他俩一块从卫生间出来,晓婷裹着一个浴巾出来就直接进了里屋,延森用一块毛巾挡着裆部说:“我们好了,你们赶快去吧,我们在床上等你们。”

  延森转身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臀部很结实,臀部结实的男性一般腰部也有力,这样说来就是延森的力道会很大,符合妻子的要求。

  我们一起进入浴室,里面很大,有一张双人的浴缸,我们进来洗澡也完全是为了舒缓一下紧张的心情,我想妻子也是一样的,我们一起站在花洒下,我抚摸着妻子光滑的后背,她丰满高挺的乳房压在我胸前,我不止一次的问,这般性感美丽的妻子一会儿将会被别人压在身下吗?这么美丽的乳房一会儿将被别人揉捏吗?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妻子到现在并未打退堂鼓,这是我没预料到的,出发前我还反复设想,如果妻子临场退缩了该怎么办?现在居然是我首先怯场了。

  “走,出去吧。”妻子吹干了头发,伸手拿起一件浴巾裹住了身体。

  我这才发现浴室里只有两条毛巾,两条浴巾,延森只拿毛巾挡住是为了留下一块浴巾给妻子,不得不佩服他们的细心。我也拿了条毛巾裹住了下身,和妻子一起走了出去。

  屋里的灯光已经被森哥调成暗黄色,进入房间突然增加了暧昧的气息。空调有点凉,刚从浴室出来觉得身上凉嗖嗖的,看见他们俩在一张床上,盖着被子。我们也去了旁边床上拉起被子搭在了身上,我帮妻子把身上的浴巾在被子里抽了出来,然后我们拥着抱在一起,我俩都能感觉到两颗心脏跳得极快,妻子的头埋进我怀里,走出浴室经过空调一吹我们身上都很凉。

  “呵呵,小宝贝还是很害羞的嘛。”延森打趣到。

  妻子伸出脑袋说:“也没有,就是刚出来有点冷,一会儿就好了。”

  这时延森从床上下来,趴在我们床边靠近妻子云云的脸边。

  “第一次玩都是很紧张的,我们这也是第二次,放松点就会好的。”

  妻子轻声“嗯”了一声。接着轻声问我:“真的要玩吗?”

  我也轻声“嗯”了一声。妻子犹豫的时候我就坚定,当她坚定的时候我却反而犹豫,这就是我俩的性格。

  “你肯定不后悔?”妻子又问我。

  “没事的宝儿,如果你不愿意玩了我们就不玩”我抚摸着妻子微潮的头发,说这话的时候我听得见自己心跳,担心妻子真的不愿意玩了,也担心真的玩下去自己会后悔,反正也是很纠结的心理。

  这时妻子拱到我耳边说了句让我心跳到180的话:“那你就把被子掀开吧。”

  事后我觉得妻子这么做是对的,自己决定下的事自己去做,容不得后悔,至少这第一步是由我亲手完成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妻子的身体在被子里是一丝不挂的,而且森哥就在旁边趴着看着,当我掀开时就等于把妻子的裸体完全近距离的暴露在森哥的眼前。

  妻子说完后就在我身边平躺了下来,但是右手还紧抓着我的左手,我侧起身用右手掀开了搭在我们身上的被子,将妻子一丝不挂的身体从头到脚完整的暴露在森哥的眼前,妻子闭着眼睛,左手下意识的挡在了私处上,然后,也就是一下,左手又缓慢的滑到身体的左侧放在了床上。

  “好美的身体,皮肤好白,有点儿晃眼,你老公真有福气能娶到这么迷人的小宝贝。”森哥趴在妻子耳边赞美着,双手支在妻子身边的床上,转过头来与妻子接吻,妻子仍闭着眼睛,但是也张开唇迎接着森哥的吻。

  晓婷侧身躺在对面的床边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场景,虽然被子仅盖住了肚子与私处,但我真的无法被她吸引,我更为关心的是妻子这的情况。

  我隐约看到森哥胯下的阳具,已经变得很粗大,看得出比我的要粗要长,以前在QQ上说的是18公分,我和妻子都没有什么概念,但是这下看来是真的很大。

  森哥仍然与妻子接着吻,只不过左手已经放在妻子高挺丰满的乳房上,那只大手在揉捏着它们,森哥还不住的赞美妻子:“小宝贝的胸好大呀,看着都流口水,这次能真正的摸到它们真是有艳福呀。”

  妻子没有答话,还是闭着眼睛轻声的哼哼,右手依然拉着我的左手。

  森哥的唇已经离开了妻子的唇,亲吻住了妻子的乳头,左手也继续向下滑到了妻子的私处,妻子的乳房和乳头一直是敏感处,从妻子变得沉重的呼吸声就可以知道她也动情了。森哥的手在妻子的私处抚摸着妻子的阴毛,手指也不断的透进紧闭的两腿间进进出出。

  我看着这样的场景,阴茎也是急剧的充血,变得发胀,我拉起妻子的右手伸到了自己的阴茎上,妻子缓缓的套弄着。这时森哥也拉起妻子的左手放在他的阴茎上,巨大的炙热肯定是吓了妻子一跳,很快就缩了回去,但是森哥又继续拉住妻子的手放在了他的阴茎上。

  这时的情景是,妻子一手握着一根肉棒,森哥的手还在揉捏着妻子的乳房,只不过脸已经埋在了妻子的两腿间,妻子的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微微张开了,听着森哥吸吮的声音妻子应该流了很多的水。晓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的身后,在后面侧身躺下,把头搭在我肩上搂着我看着他老公在我妻子身上的动作,我能感觉到她的乳头已经硬起来了,贴在我后背上,但我是真的无法顾及到她,还是在关注着我的妻子。

  妻子的身体还是很僵硬,森哥的手放开妻子的乳房继续一边抚摸着一边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时妻子“嗤”的一声笑出来了,在听到妻子的笑声后森哥也笑了,于是整个房里的紧张全都消失了。这是种很特殊的体验,当你暴露了自己的缺点而发现大家并不在意你的缺点时,两人的关系会立刻拉得很近。于是我告诉森哥妻子怕痒,腰尤其不能碰。

  这时大家看起来都比较轻松了,妻子也终于岔开了双腿,微蜷起来,整个湿淋淋的阴户正对着森哥的脸,头已经侧到我的胳膊中咬着被角轻声的呻吟着,森哥舔的不亦乐乎,看见森哥跪在床上,抱着妻子的两条大腿,整张脸都埋在了阴户中,不时的抬起头换气,看出脸上沾满了湿淋淋的液体,不知道是妻子流出的淫水还是口中的唾液。晓婷也在我的胯下用嘴套弄住了我的阴茎,被她的小嘴湿滑的包裹住,舌尖还不时的顶在马眼上,很是受用。

  森哥起身拉起了妻子,让妻子趴在他身上,然后玩起了69,由于我躺着的角度,只能看到妻子翘起的屁股和湿淋淋的阴户,是的,真的很多的水,阴毛都被流出来的淫水沾湿粘在了一起,森哥还在用力的吮吸,鼻尖还时不时的顶住妻子的肛门,从妻子呜呜的声音中听得出来,她也在卖力的为森哥口交,我不知道森哥那么大的阴茎能不能完全被妻子的小嘴所容纳。森哥这时已经放开了妻子的屁股,表情很是享受,还时不时的转头告诉我:

  “你老婆的小嘴舔的真舒服。”

  “她在舔我的蛋蛋。”

  “你老婆口交技术真好”

  我打趣到:“你老婆也不错嘛,都舔到我的肛门了。”

  晓婷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

  森哥起身说了句:“我受不了,我要收拾你的骚老婆了。”

  他从妻子后面按住翘起的屁股,拿起坚挺的肉棒要插入妻子那早已湿透的身体,这时妻子却突然躲开了森哥的阴茎,趴在了床上。森哥顺势趴在妻子的后背上准备再次进入,妻子突然小声说了句:

  “不要。”声音虽小,但是在那安静的房间里,其他三个人都清楚的听到了。

  “不要插进去可以吗?”妻子仍小声的说了句,脸依然趴在床上,并且用一只手捂住了私处。

  森哥以为只是调情假装的不要,仍将妻子的身体翻转了过来,打算从正面继续插入,却看到妻子的表情明显的变了,不再是刚才的发情的享受了,而是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小宝贝。”森哥关切的问道,转而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起身推开也在发愣的晓婷,趴在妻子耳边。

  “怎么了?不舒服?”妻子的脸红扑扑的,是刚才发情的表现,煞是好看。

  “没有,我就是不愿意让森哥用那个插进去。”妻子的双腿不是没有为森哥打开过,私处也已经被森哥趴在上面仔细的看过,舔过,甚至舌头和手指都插了进去,为什么不能让阴茎插入呢,这样我们也就无法再继续了。

  妻子望着我,也许也看出我所想的。

  “结婚时我们说过的,我的身体只能你进去,你也只能进我的身体。”

  是啊,虽然我说服了妻子接受夫妻交换,但是妻子的这句话让我明显的觉得没了底气,无法再辩解,和说服妻子了。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能答应我,我就让森哥插入。”妻子接着说。

  “说吧,我答应你,但是你如果不愿意我们都不会勉强的。”我不知道妻子会提什么样的条件。

  “我们的身体是属于对方的,也应该由你决定我的身体,我要你亲自掰开我的双腿,让森哥插进去,这样我心理上不会有亏欠。”妻子说完这句话后,所有的人都看着我,都感到非常的诧异,但似乎又在情理中,而且又有点羞辱我的意思。

  我将要亲手掰开我心爱的妻子的双腿,让她的张开的阴道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等着那个男人用比我还大的鸡巴插入,刺激?屈辱?心里也一遍一遍的纠结,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呢?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刺激吗?

  我吻了妻子,说了句:“我爱你。”然后俯下了身子,搬起妻子的两条大腿,慢慢的向两边分开,妻子完全没有再抵触,最终将妻子的两腿分到最大,整个阴户完全张开着对着这除我之外的男人,我可以看见妻子的阴户已经很湿了,阴毛和粘液都已经粘在了一起,我没有抬头看森哥的表情,只是低头看着妻子湿淋淋的阴道,看着它等待着一个陌生的鸡巴插入。

  森哥撕开了安全套套在阴茎上,趴在妻子的身上,一只手支住床,一只手握住阴茎,对准妻子的阴道口,森哥知道我在看着,好像故意给我看一样,看看他的大鸡巴是怎样一点点插入我妻子的阴道的,他的龟头在阴核上磨着,一直磨,这只鬼头前面很大,后面略细,据说女人都喜欢这样的鸡巴,然后森哥略微用力,整个鬼头慢慢没入了妻子的阴毛中,妻子感受着比我粗大许多的阴茎进入她的身体,明显的不适应,妻子用力的抓紧我的胳膊张大嘴“啊”了一声,森哥又继续向前推移身体,将剩下的慢慢的插进了妻子的阴道,直至完全没入妻子的阴毛中,两人的交合处已经是阴毛相连了,我知道森哥的大鸡巴已经整根的塞入了妻子的身体里。

  森哥在我掰开妻子的双腿间开始慢慢的抽插,这时晓婷过来将我的手拿开放在了她的乳房上,我一离开妻子的身体,森哥就趴在了妻子的身上,吻着妻子的脖子、耳垂、嘴。妻子已经开始张大嘴呻吟,明显的感觉到下体内不一样的充实,双腿自然的高高翘起,还不时的看向我,似乎也在关心我这边的进展。

  晓婷的下身也已经很湿了,我在妻子身边躺下,晓婷撕开了安全套给我套上,要采用女上位坐下来,我突然感到一只手扶在了我的阴茎上,是妻子的。我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我的身体也属于她,她也要决定我插入别的女人的身体。妻子被森哥插的说不出话,但我从她的眼神中能够读出来。直到晓婷的阴道完全套入我的鸡巴,妻子才用双手搂住了森哥的脖子。

  我以为经常被森哥的大鸡巴操的阴道再放进去我的会觉得松弛,但是我错了,晓婷的阴道仍然很紧,包裹我的鸡巴很紧,我几乎不敢动,感觉一动就要射精,晓婷似乎知道我的感受,也可能是刚才口交的有些累,也没怎么剧烈的运动,抱着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屁股小幅度的一下一下的挺动,我紧紧抱着晓婷的腰和屁股。

  她的两个不大却坚实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毕竟晓婷也是个小可儿人,刚才口交时的汗水和头发的香味不断刺激着我,让我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我问她这么插着舒服吗?晓婷说“恩”。

  妻子的呻吟让我睁开眼,从晓婷头侧面看过去,妻子四仰八叉的躺着,森哥扶着妻子的两条腿,屁股一拱一拱的插入着,森哥干着我妻子,还不停的说着「舒服」「真好操啊」之类的话。

  森哥动一会就要停一会,同时扶住妻子的腰也不让妻子再扭动,一看就知道是精液已经顶到了精门,随时可能射精,这样反反复复几次,森哥也用说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比如拍着妻子的奶子说“小宝贝大咪咪真不错”。

  妻子的呻吟声音也越来越大,加上晓婷的叫床,满屋都是淫荡的声音,我记得我应该是在这个时候射精了,但是射了以后我的肉棒没有软,我也没有休息,停都没停的继续干着晓婷,弄的晓婷后来说我真强,比森哥干的更的持久。

  呵呵,其实我已经射了,就是因为看妻子在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操,刺激的没有软,这个现象之前和妻子单独做爱也出现过,就是妻子经常喜欢在我射精以后继续撸我,扣我,很酸的感觉挺过去了,就能再来一次,不过很多次我都是酸的受不了躲开了,呵呵。

  妻子的身体抖动的很厉害,开始没有规律的挺着胯部,呻吟低沉沙哑,张着嘴挺着胸,似乎要把自己的丰乳挺到天上去,森哥马上抓住一只乳房揉捏,还挤压着乳头,更快速的抽插妻子的阴道,妻子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含糊的说道:“哥,使劲操我。”森哥快速抽插了几下用力一挺,妻子也发出一声长长出气声,妻子高潮了。森哥也趴在妻子的身上停止了动作,我知道森哥也射精了,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妻子不断的在森哥肩头和耳边蹭,这是妻子高潮后的表现。

  突然我感觉阴茎一紧一紧的抽搐,晓婷使劲往后仰着身体,晓婷也高潮了,但是我第二次没有射精,但这也足够了,我关心着妻子的状况,所以也没有心情再去继续插入晓婷的身体。

  森哥趴在妻子身边说:“原来你也会说脏话呀?”

  妻子嗤嗤的笑没有回答。

  我起身过去妻子的身边,森哥的鸡巴还插在妻子的阴道中没有拔出来。

  “你老婆的身体太软了,操起来真舒服,让我操爽了。”森哥笑着对我说。

  “喜欢操她就再操她一次吧,她也喜欢大鸡巴操。”我不知道我能顺口说出这样的话。

  “休息一下吧,你老婆真让人吃不消,怎么样?我老婆让你操爽了吗?”森哥问我。

  “都是她操我呢,我还没有操她呢。”我也笑着说,引发了大家都笑。

  晓婷接过话说:“我在上面高潮来得快,你净躺着享受了,一会儿让你再好好操我一次。”

  森哥拔出了还插在妻子阴道中已经软下来的阴茎,拿掉了安全套,这时晓婷凑上去张嘴含住了森哥的鸡巴,仔细的把上面残留的精液吮吸的干干净净。森哥本来软下的鸡巴在晓婷的口交中渐渐的坚挺了起来,不得不佩服晓婷的口交技术,在她给我口交的时候几次都忍不住要射出来的。

  这时森哥示意妻子也过去,妻子爬着过去,森哥将妻i子的头也按在他的鸡巴上,这样森哥身下有两个女人跪着为他口交,森哥真的很会玩。两个女人共同舔着一个鸡巴,两个女人的舌头也时不时的碰在一起,偶尔从我的角度看去,真的是两个女人接吻。

  不错,真的是两个女人在接吻,晓婷已经抱着妻子接吻了,舌头伸进了妻子的嘴里,一只手捧住了妻子的乳房,我从没看过两个女人接吻,当时我已经看呆了,他俩已经完全放开了森哥的鸡巴。

  森哥从后面扳起妻子的屁股,扶起已经坚硬的像铁棍似的鸡巴再次插入了妻子的身体,这时妻子完全没有了抵触,反而更渴望的扭动屁股让森哥更深的插入,她放开了晓婷,转向我这边,一点点的爬到我身上,含住了我的鸡巴。这时我正好仰面躺在妻子的胯下,眼睛正对着上方妻子的阴户,我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森哥的大鸡巴是怎样进进出出的。

  森哥好像是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还往下压了压妻子的屁股,这样我的鼻尖几乎能顶住妻子的阴毛,妻子下身也能感觉到我沉重的呼吸声,我能看到森哥的两个蛋蛋不断的打在妻子的阴户上,一滴咸涩的淫水滴在了我的唇上,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一股精液全部喷进了妻子的嘴里,妻子吮吸干净后将精液咽了下去。要知道在之前妻子是从不吃我的精液的。

  我从妻子身下起来,晓婷扑了过来,再次含住我的鸡巴为我口交,毕竟是射过两次了,这次硬度远不如刚才,但晓婷还是拉起我,自己躺下张开双腿,还用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道,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对准插了进去,我进去之后带有报复的心理使劲的操她,她也开始大声的呻吟,叫着:

  “老公,他操的太舒服了,我喜欢他的鸡巴。”

  森哥听到后,把妻子拉在床边,他站在地上高高举起妻子的双腿,按住后开始快速的抽插,我只能看见妻子高高被举起的小腿和脚,剩下的就是森哥有力的屁股快速的冲击妻子的身体。

  妻子也开始呼喊着:“使劲操我吧,操烂我的骚逼。

  终于在两个女人的叫床中我们都射精了,这次插入的比较匆忙,竟然都忘记了带安全套,都是直接射入两个女人身体的,当我们拔出来的时候,两个女人依然大张着双腿,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激情中回味过来,精液从阴道口中流出,滴在床单上。

【完】
开心五月天色青 开心五月天论坛 开心五月天.com 美国十次啦怎么看不了 美国十次啦镜像入口 美国十次啦中文网